奥罗尔:问题就在那里,你视而不见也是一辈子,痛苦挣扎也是一辈子,那我们为什么不做快乐主义者呢?请见谅,快乐主义不是贬义词,它甚至是最好的答案和梦想。在没有人能够忽视问题的情况下,你要怎么选择呢,难不成为了救一个人而牺牲五个?还是为了五个人而牺牲那一个?你跳车自杀,这算什么选择,我觉得你甚至连个男人都不算!这下子你救不了一个人了,甚至连自己都救不了!这个问题也不能够成立了。逃避是最卑鄙,也是最可悲的选择之外的东西。所以你问我为什么现在能够安宁到现在,我只能劝你不要去想这些,这样难得糊涂地跟我过一辈吧。

评论 ( 2 )
热度 ( 2 )

© 爱而不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