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高利:真相惨遭毒手,人心千疮百孔

在尼古拉斯的几番嘲弄躁动下,现在所有人都得知卢卡斯·奈维尔泰特要同玛丽·维克德结婚了,似乎订婚还是在众人耳目之外悄悄中进行的。

最开始表达不满的是波丽娜,她抖动着一身上下所有的流苏激愤地为奥罗尔的恋情打抱不平。与此同时,最叫热尼亚意外的竟然是和卢卡斯玛丽没有几面之缘的格里高利。

格里高利的发言永远像一汪沸腾着的水,鬼知道这家伙的恶意会在何时溅出来。

"这样再好不过啦!热尼亚,你想想看,你一向不喜欢卢卡斯对那个婊子又很头疼,现在我们可以放手干了,干什么都好,你何必纠缠于人情网呢!有了钱有了抱负,我们什么都会有的。"

热尼亚心平气和地拍拍他的肩。"果沙,我不稀罕那些,你要去马赛随你的便吧。我会帮你的。"

"怎么?你不来吗?我不想去马赛了,我要到魏玛去,我们一起去吧,但是别让我回老家,我很怕冷…你不跟我一起吗?我们是同路人啊哥哥。"

"你爱去哪儿都行,但我和你不同路,仅此而已。"

"怕死的,"格里高利嘀咕一声,"我想和你一起走的…"

"不用了。"

"那好,那钱呢,哥哥我总得有点钱吧?"

"我现在没钱,"热尼亚低声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也知道我把罗丽莎送走了。"

"我可以去问阿妮亚舅妈要点,不麻烦的!你知道我是个守信的好人,改日一定还给她,不用麻烦了!也不用送我,更不用给我添包袱!"

"别去找她!!"热尼亚吼了一句,随后立马压着火气解释说,"我还有点钱,你不够了我可以找别人借,我会给你准备好的…但是,不要,不要找安娜!"

格里高利笑嘻嘻地寒暄几句离开了,热尼亚厌恶地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他对这个堂弟没什么好感,更无话可说,拿钱打发他比起姘头的婚礼一事更叫人痛快,省得自己劳心费神给他咬文嚼字,还要花额外的一个下午给他讲讲中国人的道德。什么是中国人的道德?这是他自己提出的问题,我也不晓得,丝毫不晓得。只知道他所期待的不过是下一个罗伯斯庇尔和下一个圣鞠斯特的斗争,是吊死人的路灯和滚烫不停歇的断头禽兽。那才不是东方哲学,那是一条路的极端…真是可怕的想法。如果说安娜庸在傲慢和功利心上,伊万庸在色欲懒惰上,那么这个姓伊万诺夫的也要庸在什么欲念上了:把一家子的恶意合在一起所诞生的有才无德。

当然是走了最好,免得再搅局还自认天赋异禀…上次在卡罗·帕斯卡尔手下的报纸上公开诽谤我的文章,难道公然诬陷和嫉妒就是这个时代的蜜糖吗?嫉妒为他洗礼,怨念为他辟路;真相惨遭毒手,人心千疮百孔…

卢卡斯·耐维尔泰特的事他提都不配提。而卢卡斯对他又温和又恐惧的态度也是怪事一桩。怪事。我不在乎卡罗,不在乎玛丽,不在乎尼古拉斯…更不在乎格里高利和卢卡斯了,既知如此我又怎么会知道你们二位有什么过节?

热尼亚·伊万诺维奇脱了外衣甩到扶椅上,一头栽倒在床上,头刚挨到枕头时他又突然弹坐了起来,触电似的哆嗦了起来……

评论
热度 ( 2 )

© 爱而不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