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肖李】冰冷的墙

【李肖李无差】

【ooc属于我,光鲜亮丽属于他们】

【关于肖邦卧室的描写参考传记内容】

提图斯和丰塔纳打着哈哈走了进来,两人手中各拎了一瓶上好的李子酒,李斯特随之而入,但他没有跟任何一个人打招呼。

肖邦此时并不在聚会现场,或许是躲在某个角落里先把今日必要地信件完成,哆哆嗦嗦地再装进信封里,然后把自己的心寄出去。在人群的嘈杂声中,李斯特抓住了一丝琴音:缓缓的,庄重的结束音。他幻想肖邦走在痛苦的刀刃上摇摇欲坠,那是一种不同于常人的,柔弱的倾斜姿态,行走在自我陨灭的边缘。李斯特越想越兴奋,紧紧握住手中的高脚杯迅速离开了人群,他喜欢人群,但是不喜欢不理睬他的人群。

一撮阳光倾泻在肖邦的头上,像是一只哀矜的天鹅高高仰起脖颈。李斯特大胆的推门而入,但肖邦并未理睬他,手指仍旧在黑键上敲击摸索,伸展着苦难的翅膀。李斯特一面听着一面打量起他的房间来:整个内室都是流行的路易—菲利普风格。内室里放床的凹部用白色珠罗纱帷幔遮挡,看起来朦胧又唯美,靠近床边的地方摆着一个小靠椅,上面的深红色软垫似乎是手工绣的。肖邦似乎格外中意华美的风格,大面积铺垫了巴洛克式的墨绿色地毯,在琴凳边上又铺了一块厚实的酒红色绒毯。而窄窄的两扇窗户之间是一张细木镶嵌的写字台,几瓶开封过的红酒和一尊亮银色香炉摆在桌面上。但深绿色的墙体让房间变得很是冰冷,上面的珍珠图案像是两团磷火,山鹊的身形仿佛也成了一把弯钩似的刀片,破坏了情感的某种平衡。

肖邦没有等到一曲终了就停下了手,故意把两只细长的手摆作弹奏状架在空中,一副被侵犯的表情盯住李斯特。他问道:“亲爱的李斯特先生,你来这里干什么,…乖乖,原来您想偷我的琴技?”

李斯特不好意思地抱住自己的双臂躬身走到跟前,他点了点头然后把酒杯放在钢琴上,肖邦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您怎么了?我开玩笑过头了吗,哈哈,实在是不好意思。请坐吧,坐到椅子上去,还是坐到床上?随您的便!您是我的客人……”

“这是我头一次来你的房间。”李斯特维持着双手抱臂的姿势坐在了软椅上。

“您来做什么呢,看看我?请看着我,我现在的样子如您所愿吗?”

“你脸色好很多了,祝你健康,弗雷德里克。噢——,外头吵得我呆不下去,波兰人净是小鸟,我知道你这里会清净一些……弗雷德里克,喝点酒吧,我们干一杯。干一杯是最好的,最宁静的庆祝方式。”

肖邦笑了,站起身来转了个圈,证明他的身体有所好转。甚至有些胖了。“它太甜了我不喜欢喝,不过我不否认喝酒是件比四手联弹要宁静得多的妙事。”他从桌上拿去酒瓶给李斯特倒了一杯。

李斯特呷了一口,说:“你的房间太冰冷了!”

“怎么这么说呢?”

“墙纸让我想睡觉,想要和某个人躺在火坑里。可是或冷或热的温度我又受不了,或许你该在下一间公寓里换换风格,我认为这样的冷色不利于你的健康。”

“我需要温暖,单单是屋子里的壁炉不够。微弱的光是无法照耀……我可能有些冷,但是不知道缘故何在,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大概要休息一下然后喝干你杯子里的酒了。怎样才能让我热起来呢,什么颜色才能真正温暖我的心呢?”肖邦在床边坐下,撑着手看向李斯特。他的眼睛是雾蒙蒙的,似笑非笑。没有一种东西是表里如一的,弗朗茨。如果华沙的大地能够原谅我,那么我才能获得万世的幸福,而现在,我客套地笑着,我流着泪撒谎,也没有一抔土壤宽恕得了我。

李斯特慢慢挪动着身体,将一条腿伸到肖邦脚下,皮鞋尖头蹭着他的裤脚。“一种温暖的金黄色才能……”

“温暖我?”肖邦扭过头去,不再看李斯特,把自己的侧颜展露给他。

不等他再做出回应,李斯特就坐到他身边抱住了肖邦,用嘴唇慢慢亲他的发顶,肖邦毫无反应地趴在他的臂弯中,睁大眼睛看着深绿色的墙面……李斯特抚摸着他的脊背,把蝴蝶结解了下来。肖邦猛地一颤,用力把李斯特推倒在深红色的长毛绒地摊上,他摔成大字状。两人一动不动地对视着,他冲迷惑不堪的李斯特喊道:

“您是一头十足的蠢货,李斯特先生,请您不要再来看我了!”

肖邦甩门而出,幽幽地走进了人群。他听见其中有人在喊“乌拉”,心里又是阵阵作呕,但是他竭力不去昏倒在地。他拉住丰塔纳的袖子,请他去内室里把匈牙利人赶出去,否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好过,借口是他冒犯了自己,甚至想要从肖邦那里偷走某样东西。
"弗雷德里克,李斯特先生怎么了?你们发生了什么?"
"不,不,没什么,我只是突然咳起血来,好像把他吓到了。李斯特不应该来这里,他不属于…这里太冰冷了。我的病还没有好透,也许马上又会复发,也许永远不会呢。提图斯,这里有俄国佬吗?请问,我要的波兰呢…"肖邦装模作样地擦了擦嘴角,好像上面还有血迹和李斯特的唾液。
"你该好好休息了,我去叫丰塔纳,如果你不想接待客人我们马上就带着大家离开。"
丰塔纳走了过来,站在两人之间。二人搀扶住肖邦,把他往沙发上抬去。
"别让大家走,好不容易来一趟。丰塔纳,你说说什么才能温暖我呢,我亲爱的朋友…我开始犯迷糊了,也许又要病倒了。"
"爱能够拯救世界,你怎么想呢?"
………

李斯特不让代理人搀扶。他独自穿过深绿色的冰冷的墙,看见肖邦走向同胞们围成的圈子中央……

评论 ( 3 )
热度 ( 24 )

© 爱而不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