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创作意义

热尼亚、卢卡斯、波丽娜,奥罗尔和尼古拉斯他们只能在我想象中的真实的人的意义上变得真实。
并且,身为作者,我有特权来创造读者。

与其说是我造就人物,不如说是人物造就我…后来想想,他们还是死的,永远也活不起来:因为我从来没想要除了我之外的人物活过,所以他们只能在我创作的一面镜子里来回反射。

奥罗尔问:“为什么你从一开始就被预告了死亡?”
热尼亚回答说:“你懂戏剧吗?或者话剧歌剧音乐剧也好…在这些作者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喜好埋伏笔。譬如在第一幕中出现了枪挂在墙上,那么最后一幕主要人物一定要用这把枪自杀。但是也有例外,主角什么都没做,当然也没有死,有的时候把这把枪作为一个符号或者阴影使用,也是别有一番韵味…”
奥罗尔:“有人救你吗?你能不能不要自杀?”
热尼亚:“……我不知道”

评论
热度 ( 3 )

© 爱而不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