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莫兰的OC同人/无cp】河

太棒了,总裁的同人文太棒了!我第一个飞起亲爆她(土拨鼠尖叫…)
作为oc原作者我要说的就一句话:奥罗尔非常非常非常到位了!!
奥罗尔的原设定是剧院的演员,歌者,喜爱卢卡斯,又钟情于热尼亚·伊万诺维奇。但是对二者都不是爱情,她对卢卡斯是一种崇敬的爱,并且交往的话也不会反感,这是一种想被守护也想去守护他人的情感。而她对待热尼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更富有激情一些,这种有些许热忱的爱和忧虑混在一起…打从一开始奥罗尔就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伊万诺夫有着近乎病态的精神受虐倾向,以及在傲慢的空壳下隐藏着的真实又柔软的一个人。奥罗尔是一个路人,旁观者,闲人,她观人观局势但是懂得言语之道,和所有人的关系都是风平浪静。
但在平静的表象下也有暗流涌动的时候,奥罗尔是个脾气不大好并且很自卑的人(有点类茶花的身份?但是根本没有跟人交往,只是混迹在贵人当中乐呵一下博人一笑就好)在认识到伊万诺夫哀伤又有着不可抗力的骄傲之后,顿生一种想要拯救他的念头…这个念头比卢卡斯的弱很多,而且顾虑也会很多。如果要我用身份定位所有人的话:卢卡斯是神,而奥罗尔只是观众。给人物打标签是不对的…这点意见仅供参考了。
总裁写的是奥罗尔视角的热尼亚·伊万诺维奇自杀一事,从奥罗尔的眼中真实体会到了两者的差别。(以下剧透)奥罗尔满怀希望地同伊万诺夫交往,希望他会因自己改变,然而伊万诺夫并不是因为这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或任何一段孽缘去寻死的,所以奥罗尔从形式上给了热尼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爱,在对岸守着他,但是并没有触及根本…确切的说,二十四年来他都忍耐着自己和自身携带的痛苦,这种苦难表面上可以说是来自于外界给予他入世的期望和他眼看人世所感受到的无望,但根源却是他内心的矛盾性和思考与选择带来的痛苦。奥罗尔在对面等他,等他游过来,因为她坚信自己站在正常的正确的一侧,她期望伊万诺夫看向自己,不要辜负自己。这条急流我要视为思想观念的不同,且伊万诺夫已经成型了…不再属于这群人中的任何一个,于是他和她再也无法走到一侧去了。奥罗尔深知这条河会吞噬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最后也确实证实了她猜想的正确。伊万诺夫服毒和投河在此照应,…奥罗尔一惊一乍地在岸边徘徊,这样的种种暗示,都把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最后的死指向了奥罗尔自己,自此之后奥罗尔常怀着一种完全不必要的愧疚和梦魇生活下去…
总裁写的不多(其实是我发布出来的剧情不多,有的主要人物还没有仔细介绍)但是这点文字简明扼要地阐述了奥罗尔对热尼亚·伊万诺维奇的看法,深得我心,我吹爆这里的奥罗尔!

落木千山:

就是个小破段子,连500字都没有吧应该。莫兰兰是神仙,为他的原创疯狂打call!!!!


俄式风格太难了欺负我一个读书少的,猛男落泪


人设摸的并没有很透,也写不出莫兰那种感觉,献丑了(。)


爱 @欲投山花 ,爱生活,一模快乐(喂)












奥罗尔第一次瞧见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时,便知道这人不会和她站在同一侧,或者说,不会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同行。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你乐意,可以用任何标准将世界,和世界上的每个人切割成一块又一块,一些归在这一类,另一些又自成一派……


在奥罗尔眼中,他是高傲的。她打心底里不喜欢这一点,这让她想起那些自命不凡的贵族。后来她明白,只是他见过的太多人都不配得到他的平等对待。


奥罗尔始终认为他与她们之间隔着一条河。这条河太宽,水流又湍急,所以没法指望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游过来,或者她坐渡船过去。水声很大,他们要冲着河对面大喊才得以彼此交流。即使这样有时他们的声音也会被噪音压下。奥罗尔不得不弄出些动静,比如请他们去参加沙龙。


她想告诉他,河对岸是有人的。


她总是怕哪一天这条河会将热尼亚卷走,而那时她那一岸没人能够帮他一把。


她听见了门外的动静,是卢卡斯·耐维尔泰特,这使她忽略了热尼亚·伊万诺维奇手中摇晃着的小药瓶的声音。


“耐维尔泰特先生,快进来吧——”


“咚”


有什么东西落水了,砸出了很大的水花。


站在这一岸的奥罗尔侧头去看,发现河对岸只是一片荒原,那儿空荡荡又死寂沉沉,什么都没有。


在卢卡斯惊慌的叫喊声中,她回过头,看见热尼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倒在地板上。

评论 ( 3 )
热度 ( 13 )
  1. 爱而不伤热尼亚和他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而不伤爱而不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热尼亚和他
    再读九柠写的奥罗尔突然觉得很有力量,奥罗尔的力量是可控的,平健流露的…这很好,非常好了 奥罗尔:天秤...
  3. 爱而不伤落木千山 转载了此文字
    太棒了,总裁的同人文太棒了!我第一个飞起亲爆她(土拨鼠尖叫…)作为oc原作者我要说的就一句话:奥罗尔...

© 爱而不伤 | Powered by LOFTER